您所在的位置:侨英新闻>军事>黄旭华:担当之美,“中国核潜艇之父”隐姓埋名30年

黄旭华:担当之美,“中国核潜艇之父”隐姓埋名30年

2019-12-01 10:04:06| 发布者: 匿名| 热度: 1900

摘要: 对大国来说,核潜艇是重要的国防利器之一。中国人也有了造国产核潜艇的梦想。1958年,我国研制核潜艇的“09”工程诞生,34岁的黄旭华奉命进京,开始了我国第一代核潜艇的论证设计工作。黄旭华清楚地知道深潜

2017年12月14日,黄旭华院士在武汉中国船舶工业719研究所工作。记者秋艳拍摄

长江日报-长江网9月25日电(记者陈洁)“核潜艇的开发是一项伟大而艰巨的任务。作为中国核潜艇战线的老兵,我见证了中国核潜艇自1958年以来从无到有逐渐成长的伟大过程。在那些充满激情的岁月里,我怀着成为一个强大国家和一支强大军队的梦想,与科研人员一起响应祖国和人民的号召。我积极参与这项事业,努力做惊天动地的事情,并愿意隐姓埋名。”

“作为一名科学研究者,我们必须重视这个问题,并深入细致地解决它。作为首席设计师,一个人必须考虑全局,并有承担责任的勇气。”

中国船舶工业管理大楼719武汉中山路450号。中国工程院院士、95岁的中国核潜在英雄黄旭华每天准时走进办公室。他的桌子上有两个又胖又瘦的核潜艇模型——中国第一艘夏级弹道导弹核潜艇和中国第一艘汉级攻击核潜艇。

黄旭华。(中国船舶工业719研究所提供)

"核潜艇将在一万年后建造!"

在20世纪50年代,美国“鹦鹉螺”号核潜艇首次接受试验。当时,有句谚语说高尔夫球大小的铀燃料可以使潜艇航行60,000海里。如果柴油被用作燃料,它将需要来自近100个火车皮的柴油。对于大国来说,核潜艇是最重要的防御武器之一。

中国人也有建造国产核潜艇的梦想。然而,当时中国国力薄弱,尖端技术基础薄弱,只能指望苏联的技术援助。然而,当时的苏联领导人赫鲁晓夫在访问中国时傲慢地拒绝了,“核潜艇技术复杂、要求高、价格昂贵,而且你既没有开发它们的水平,也没有能力。”

黄旭华。(中国船舶工业719研究所提供)

后来,毛主席指示:“核潜艇将在一万年后建造!”这句话改变了黄旭华的一生。

1958年,中国发展核潜艇的“09”项目诞生,34岁的黄旭华奉命进入北京,开始中国第一代核潜艇的示范和设计。

那时,核潜艇的一切都是核心秘密。在没有任何参考信息的情况下,黄旭华和他的年轻伙伴们像大海捞针一样,从外国新闻报道中收集关于核潜艇的词汇和短语,思考核潜艇的轮廓。

2017年12月14日,黄旭华院士在武汉中国船舶工业719研究所工作。记者秋艳拍摄

黄旭华仍然珍藏着一个“前进”算盘。他回顾说,从第一艘核潜艇上获取的数万数据是通过算盘和计算尺计算出来的。"核潜艇数据应适用于各种复杂、困难的计算公式和数值模型."中国造船重工首席技术专家张金兰在接受媒体采访时哀叹,计算这些数据是“不可思议的”。

更不可思议的是磅秤称重设备。为了确保潜艇的重心严格控制在设计范围内,黄旭华在泊位上放置了一个秤,每台设备在进入潜艇时都要称重并记录。施工完成后,取出管子、电缆、下脚料,也要称重,准确登记。

由于这种“斤斤计较”,数千吨核潜艇下水后的试验值和固定重量试验值与设计值完全一致。

在困难的条件下,面对葫芦岛基地的沙尘暴,每个人都突破了核电站、落水线船体、船体结构、人工大气环境、水下通信、惯性导航系统和发射装置这七项最关键、最重要的核潜艇技术,最终在一个大国锻造了一个重型装备的传奇。

花甲年,他下水做潜艇深度潜水试验。

1988年4月,黄旭华参与了中国核潜艇发展的“史诗时刻”。他是世界上第一个发射核潜艇总设计师进行深潜试验的人。

黄旭华。记者秋艳拍摄

“船上有一个扑克大小的钢板,潜水数百米后,承受着一吨多水的压力,船体有100多米长。任何不合格的钢板、有缺陷的焊缝和松动的阀门关闭都可能导致船只的毁坏和死亡。”黄旭华清楚地知道深度潜水测试的危险。

"我对沈倩很有信心,会和所有人一起下水!"黄旭华已经到了全盛时期,他有勇气承担起责任。他在考试前开了一个动员大会。他宣布他将和潜艇官兵一起潜水。

船慢慢下沉,先是停在10米处,然后停在5米处。当接近极限深度时,潜艇开始在1米和1米处下潜。深海静悄悄的。在巨大水压的压力下,潜艇只听到“咔嗒”和“咔嗒”的声音。每个人屏息等待。100米,200米,250米...核潜艇到达极限深度,然后上升,当它上升到安全深度时,船立即沸腾。

实验成功了,黄旭华当场挥舞着一张纸:“花甲狂人,他想探索龙宫。海浪汹涌,尽情享受吧。”

1981年,中国第一艘核导弹潜艇顺利发射。1988年,中国核潜艇成功发射运载火箭,成为世界上第五个有能力在水下发射运载火箭的国家。人民海军因此成为一项战略服务。

为了我们的国家,我们愿意一滴一滴地流血。

黄旭华先后担任中国核潜艇项目第一代副总设计师和总设计师,主持第一代核潜艇的开发,是中国核潜艇开发项目的先驱,从零开始领导中国核潜艇装备的历史性壮举。他为中国核潜艇工业的发展做出了突出贡献。他一生致力于新一代核潜艇的跨越式发展和未来核潜艇的探索与追赶。

“时代充满了波澜,你埋下头,愿意成为沉默的中流砥柱;在一个贫穷和匮乏的时代,你站起来,成为这个国家最大的财富。你的生活就像深海中的潜水艇一样,沉默但却有无限的力量。”

“只要党和祖国需要,我可以一次流自己的血,让它一滴一滴地流。”

黄旭华小学毕业时,七·七事变爆发了。“一股非常屈辱的怒火在我身上燃烧。我想知道为什么日本鬼子敢如此猖狂,想着陆就着陆,想轰炸就轰炸?为什么我们中国人不能生活在自己的土地上,但我们必须四处逃散?为什么我会在中国这么大的一个地方定居和学习?原因是什么?这恰恰是因为中国太弱了,弱国会被别人欺负和孤立。”

作为广东海丰一个普通农村医疗家庭的第三个儿子,他从小就志愿学医。他想成为一名好医生,继承父母的愿望——治病救人。“我该怎么办?我不再学医了。我想学习航空和造船。将来我想建造飞机来保护我们国家的蓝天。否则我会建造战舰来抵御来自海上的外来入侵。”流亡桂林中学时,黄少强用了“旭日东升”这个词,并改名为“黄旭华”。

"我已经30年没回家为我的工作保密了。"“我离家开发核潜艇时才30出头。当我回家看望我的亲戚时,我已经是一个60多岁的白发老人了。”

黄旭华。(中国船舶工业719研究所提供)

由于严格的保密制度,黄旭华长期以来无法向朋友和亲戚透露他的实际工作。在执行任务之前,黄旭华在1957年元旦经过长时间的分离后回到了家乡。我妈妈一遍又一遍地告诉我,“我的工作很稳定。我需要经常回家。”然而,在接下来的30年里,他的家人不知道他在做什么。直到1987年,我妈妈才收到他寄来的《文汇报》。她看到报告文学《无名的生活》介绍了中国核潜艇总设计师的作品。虽然她没有说出自己的名字,但她有“他的情人李世英”这样的字眼。黄旭华只有九个兄弟姐妹和家人了解他的工作性质。

在1988年的南海深潜试验中,黄旭华顺道拜访了他的母亲。这位95岁的母亲和她的儿子面面相觑,但无言以对,哽咽着。30年后他们又见面了。62岁的黄旭华太阳穴上也有白发。

后来,有人问黄旭华,他如何理解忠诚和孝道不能结合在一起。他说:“对国家的忠诚是对父母最大的孝心!”

面对亲戚和事业,黄旭华已经匿名30年了。这种未知而无私的生活显示了共产党人的感情和责任。

投稿> > >

从事核潜艇工程设计60多年,主持开发第一代核潜艇。

自1958年以来,它先后突破了核潜艇的七项技术:最关键、最重要的核动力装置、水滴形船体、船体结构、人工大气环境、水下通信、惯性导航系统和发射装置。

他是我国核潜艇开发项目的先驱,从零开始领导我国核潜艇装备的历史性壮举。

漫游者说> > >

“我们的核潜艇是核反应堆、导弹和潜艇的有机结合体。这项技术非常复杂。这项工作涉及我国26个省、市、自治区,2000多家工厂、研究所和高校。它是伟大的国家协调的产物,是集体智慧的结晶。我只是这个团体的一员。荣誉属于这个团体。我只作为代表获得荣誉。”

“参加核潜艇工作,我就像一艘核潜艇。我不想在水下出名。”

-黄旭华

手稿的协调:胡学轩,陈丹

[见习编辑:刘益谦编辑:宗夏]

甘肃十一选五投注 湖南幸运赛车 重庆幸运农场下注

© Copyright 2018-2019 bar-racine.com 侨英新闻 Inc.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