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侨英新闻>社会>故事:为照顾继女我不敢再生,悉心养育十年我却活成她仇人

故事:为照顾继女我不敢再生,悉心养育十年我却活成她仇人

2019-10-29 07:50:07| 发布者: 匿名| 热度: 4909

摘要: 每天读点故事app作者:夕拾小区里的人都说,青萝可是楚逢春命里的贵人。在青萝之前,楚逢春娶过一个妻子,结婚四年后意外去世了,留有一个三岁的女儿,楚玉珂。这些细微的举动让楚逢春很感动,他对青萝的态度也从

应用作者Xi·施每天都读一些故事

社区里的人都说罗清是楚凤春生活中的一个贵族。

在罗清之前,楚冯春娶了一个妻子,结婚四年后意外去世,留下一个三岁的女儿楚柯宇。罗清嫁给他后,也没有第二个孩子。原因是社区里的人都破了嘴,偷偷对女儿说:“如果你阿姨有第二个孩子,她不会想要你的!”

这是楚玉复制到绿玫瑰耳朵上的,她想了几个晚上,要做结扎手术。本来,她结婚后,楚玉应该叫她“妈妈”,但她坚持说小女孩不应该忘记她的出身。毕竟,她母亲在十月份很难怀孕,所以她总是打电话给姨妈。

楚冯春被这些微妙的举动感动了。他对绿玫瑰的态度也从最初的质疑转变为深深的信任,把女儿交给她照顾,而他却全心全意地去战斗。

绿色劳拉除了冲动之外,在任何地方都很好。起初,当她在一起的时候,她知道楚冯春刚刚买了一栋房子,并且承受着偿还贷款和养家糊口的巨大压力。两年来,她没有给自己任何新衣服,她的日常护肤是和女儿一起使用的玉美静儿童霜。

她是社区里有名的省份,但她对女儿很慷慨。无论是衣食住行,还是补习班,都给她最好的,因此也和楚凤春吵了一架,原因是她想给女儿上三千多所补习班,但是楚凤春觉得不值得,说小学的内容很简单,让楚玉自己学。

她立刻生气了,伸手在半空中胡乱挥了挥手。她的声音听起来像雷声,响彻整座大楼:“我不能让孩子们在起跑线上输!”

她的左手受伤,肘部轻微弯曲,无法伸直。她像袖子里的三脚架一样站着。她说她小时候被父亲打过。当时,她不敢说她一直在躲避治疗。她就是这样长大的。楚冯春这样看着她,她的心突然软化了。更何况,是他的女儿,她还可以这样,他有什么理由停下来?

楚玉上小学后,由于公司生意兴隆,他跑遍全国照顾女儿,所有的一切都落在罗清身上。令他大为欣慰的是,在罗清的教育下,她的女儿非常懂事,她的成绩总是班上前三名,这很受老师们的欢迎。

只是随着时间的推移,这个小伙子长大了,但开始不再坚持他。起初,当他们分开的时候,他们会每天晚上打电话给他说他们想念他,但是现在即使其他人回去了,他们也只会说几句话。他们看不到任何快乐,吃完饭就去了房间。回忆起她刚上小学二年级的时候,她自己开车出去了。她追上汽车,向父亲哭喊,要求他不要离开。最后,罗清用力把她抱了回来。从那以后,他女儿对他的态度发生了微妙的变化。

楚凤春仔细想想,可能是那伤了她的心,难免生出一种负罪感,觉得现在生意稳定了,想回家多陪陪她。因此,决定周末带他们的母亲和女儿去郊游,住在温暖的假日酒店。

得知自己的决定后,罗清咕哝了两句:“你想在家做什么?这孩子通过了两次数学测验,连续第三名,但他却一次次地名列前茅。她应该在家学习,争取下次赢回第一名。”

然后,我感慨道:“我认为我的家庭当时很穷,但我父亲愿意让我学习。但是学校老师瞧不起我可怜的家人,甚至在期末考试后拿了假成绩,因此失去了我的第一名……”

她已经说过好几次了,但是每次她谈到它,它就像一个埋藏在她心里的秘密,她总是叹息。一天结束时,他说他因不读书而痛苦,他只能做最苦最累的工作。他不能让小女孩重复他的悲剧。

两人经不起楚冯春的艰辛,一起下楼去买了些野餐用品。当经过一个垃圾站时,突然一只大老鼠跳了出来。楚凤春从小就害怕这样的事情,吓得立刻跳到一边,像躲避瘟疫一样躲得远远的。

青劳拉平静下来,右手和左手拎着一袋东西,兀自搂住胖老鼠,朝楚凤春笑了笑,“这有什么好怕的,小时候在家柜子下藏着一窝老鼠,没人出来找东西吃。我藏在门后,当我看到他们出来时,只是一步一步。”

楚冯春仍然很担心,没有听她的。他只是在心里告诉自己,他宁愿多走几步,也不愿下次再来这里。

第二天,正在为快乐假期做准备的楚凤春一家没能来。原因是他早上行动匆忙。楚玉去泡面缓解饥饿时不小心打翻了水瓶。瓶子里的大部分沸水都倒在她的脚上,即使变成红色,仍然有许多水泡。

楚凤春送她去医院时,她坐在后座一句话也没说,也没有痛得大叫。即使她被开水烫伤了脚,她也只是说了一声“啊”,甚至没有皱眉头。楚凤春心里惊讶,眼前这个刚过十岁的女孩,会不会是这样一个痛苦的女孩,还是他童年时爱哭的女儿?

当我想到深处,我越来越觉得我欠她的。在过去的几年里,我一直忙于生意,与她交流太少,这导致了父女之间的疏远。

在这段时间里,楚冯春又回来了一点。此外,由于夏天的到来,外出时阳光灿烂。虽然开车,但我老了还是受不了。

夕阳下山,成千上万所房子的灯慢慢亮了起来。在到达门口之前,我听到家人大喊:“你在测验中名列第五,为什么我要让你进这么多补习班?”

然后,有什么东西重重地落在茶几上的声音。他还没来得及想,就迅速打开门,走进去,看到他的女儿低着头站在电视机前,而罗清皱着眉头。楚凤春知道她特别关注女儿的成就,但不忍看到她在一边受委屈,于是她赶走楚玉,建议她回自己的房间。

罗清的愤怒并没有消失,她斜着看了他一眼。“只有你,宝贝,你的女儿!”

他也是罗知青,对孩子的教育,是比较传统的一套,一般都很严格,有时还会打骂。他认为这也是为了他女儿的利益。当她长大后,她会理解并拿出一张笑脸来结束这场比赛:“我家的伟大英雄,第五名也不错……”

他还没说完,罗清就掐住了他的喉咙:“什么意思?这是她做过的最糟糕的测试!按这种方式摔倒,比如初中、高中,不要倒着数?”

看到她越说越激动,耷拉着的左手摇晃着,好像要欢呼。

每当这个时候,朱棣文都会在春天悄悄地闭嘴,不会和她争论。当她固执的根源出现时,很少有人能说服她。

第二天楚玉去上学时,他让她下车了。楚柯宇客依旧,一路沉默地望着窗外。当他快到学校门口时,他突然问他一个奇怪的问题:“爸爸,我对你重要还是阿姨重要?”

楚冯春认为她对昨晚发生的事情很生气,担心她对绿玫瑰有偏见,没有直接回答她的问题:“你知道,你妈妈在你三岁的时候就离开了。如果你姑姑没有来到爸爸身边,爸爸就很难从阴影中走出来,更不用说现在了。女儿,虽然你姑姑脾气不好,但你必须理解她。她是父亲的恩人,也是你的恩人。”

楚玉“哦”了一声,没有回答。

周末,楚冯春早上去公司,罗清下午回家时去买菜。敲了敲女儿的门,看到控制台桌上没有书,她说:“爸爸想出去散步。你想来吗?”

他想到女儿的成长,没有认真对待她买任何东西。他今天休息了一会儿。他只是带她出去玩,应该放松一下。

父女在街上走着,双臂分开。楚玉长得很快,已经过了他的肩膀,一路闷闷不作声。他问什么她都回答。她带她去游乐园,问她想玩什么。她漫不经心地回答。玩过山车的时候,我也没有表情。在出去的路上,我看见一个大约两岁的孩子哭着看着上帝。

两人晚上回去,绿玫瑰已经在家准备好了饭菜。她很快收拾好餐桌,率先给楚柯宇端来一碗黑鸡汤。两周后你必须参加考试,你必须弥补它。

楚玉接过她递给我的汤,咕噜两声喝完,低头在一边烤米饭。

半夜,大约三点钟,楚凤春急迫起来。他想去阳台抽烟,当他经过女儿的房间时,他发现门下面有盏灯。他心存疑虑。他推门把头探了进去。他看见一个白色的大灯泡像雪月一样挂在窗户上。楚玉坐在灯光下的桌子旁,迅速在笔记本上写作业。当我看到他时,我看着他,爸爸喊道,然后像机器一样拿着笔,很快又回到我的课本上。

“你为什么不在半夜睡觉?”楚冯春问道。

她垂下眼睑,其中一些似乎睡着了。"有很多作业,我还没有完成。"

“你没睡吗?”楚凤春记得睡觉前也来看过她,明明睡着了。

她干瘪的声音没有引起骚动。"小睡一会儿后,她又醒了。"

"那么你应该写完文章,早点睡觉."楚冯春再次看着她,为她轻轻地关上门。他忍不住喃喃自语,“孩子直到做完作业才告诉我,这导致我今天下午带她去玩。”

学期结束时,楚玉是班上最好的,获得了第一名。这让罗清非常高兴,并说她会得到奖励,但她似乎不想要什么特别的东西。她选择或者罗清自己做决定,给她买了一套历史故事书。作为特殊的奖励,她还说她会带她回家半个月。

楚冯春错过了乡下的夏季水果,他觉得自己种的东西不一样,非常甜。但是他的工作量很大,只能走两三天。黄昏时分,天空一片火红,山顶一半是红色的。考虑到他有空时无事可做,他请女儿一起去田里找些收成。

这两个人提着篮子到山里,一前一后地走着。因为田野分散,他来的次数少了,需要楚玉带路。向东转,向西转,绕过十几个露台,穿过一个大池塘。池塘里的水越来越深。乍一看,它就像一个吸人的大洞。他对自己说:“好吧,你为什么把这个池塘挖得这么深,这样路过的人如果掉进水里就爬不出来!”

我岳母知道他喜欢吃瓜果。今年他种了很多瓜。仅西瓜就占据了一英亩土地。他一到田里,就迫不及待地想拿起一个。他用石头砸碎了一条裂缝。里面鲜红的颜色让他垂涎三尺。他把它撕成两半,递给女儿,然后低下头去咬。

咬了几口后,附近的西瓜地里发出沙沙声,好像有什么东西在爬行。他的心突然挂了起来,以为那不是一条蛇,是吗?悬念就从这里开始了,我一抬起眼睛,就看到一颗黑白相间的十字钉悠闲地在西瓜藤上漫步。

他害怕得忍不住哭了出来。他甚至拿不住甜瓜。他的脸色大变。当他提到篮子时,他喊道,“柯宇,这东西很有毒。我们先回去,或者明天打电话给你奶奶去取!”

一天结束的时候,他几乎是滚着爬着沿着田野往下爬。然而,我一下来,就没看见我女儿跟着我。我不禁焦急地把它折了回去。但是看到夕阳下的西瓜田,女儿背对着他,穿着黑色的长裤,在余辉中像墨影一样,举着一块大石头飞快地朝蛇砸去,“砰”的一声又快又准,直接击中了蛇的腰部,鲜血飞溅。

然而,蛇没有死。令人震惊的是,尽管它被一块石头压住了,但它并没有忘记吐出那封信,并用它有毒的牙齿进行演示。它的尾巴一直在颤抖和挣扎。

在噼啪声中,我又看到楚玉迅速蹲下身体,寻找一块更厚的石头,一下击中了蛇的头部。毒蛇不再锋利,立即死亡。

楚凤春看不到气氛,眼睛鼓鼓的像黑色的枣子。楚玉倒没事人,拍了拍手,继续吃她半块西瓜。

晚上睡觉前,楚冯春久久不能入睡。他觉得他的女儿已经变得完全陌生了。这个男人还是那个男人,他一时说不出她在哪里变了。

农村的生活宁静而多彩,像水一样的时光总是伴随着昆虫、鸡、牛的声音和隔壁田阿姨的咒骂声。

田阿姨和一岁多的小孙女在家。她有一个顽固的爱好——打麻将。每天下午,当她的孙女睡着的时候,她都会找个地方去对面的麻将馆玩一会儿。然而,距离很近。孙女一醒来听到哭声,就像箭一样冲了回来。

她的门钥匙被放在门外的垃圾桶下面。我不知道那天哪个孩子淘气。我拿走了她的钥匙,回来时打不开门。我孙女在楼上哭得上气不接下气,几乎震惊了整个村子。田阿姨责备那个无情的人拿走了她的钥匙,但她也为她的孙女感到难过,所以她不得不借了把斧子把门劈开。

这次失败后,田阿姨下次得到心脏时会带着钥匙。中午,当我听到孙女哭的时候,我仍然迷上了牵手,并冲了回来。然而,两天后,她又被责骂了,因为她的钥匙孔被胶水堵住了。我半天没开门。当我再次打开门时,我上楼看到我的孙女哭得昏过去了。

楚凤春也在小睡,被她骂爹喊娘的声音吵醒,准备去阳台抽烟,却见女儿心情不错的样子,坐在田阿姨家附近的角落里听着歌,外面一片叫骂声与她无关。

第二天午饭后,楚凤春准备回城。我婆婆妈妈准备的水果和当地商品装满了他的箱子。汽车一发动,我就突然看到一位阿姨带着她家四岁的孙子走过来,她非常好斗。担心会发生什么,他又熄灭了火,打开门下车。

前脚一落地,阿姨的声音就像锋利的刀片一样在她耳边刮了一下:“我孙子说你女儿打了他,还推他摔跤!你看这伤口,是人吗?”

姑姑说着,眼泪就要流出来,卷起了小孙子的裤腿。我看见上面有一块鲜红色的补丁,一大块皮肤已经磨破了。血液刚刚干涸,但仍有细小的缝隙小心地渗出血液。孩子的前额也掉了下来,但相对较轻,可以看到上面的瘀伤。

那时,楚玉刚洗完澡,就看到了老姑妈兴奋的表情。罗清问,“是你做的吗?”

“不。”她不假思索地回答。

老姑妈犹豫了一会儿,喊道:“我的小孙子很好。他从不作弊!”

朱柯宇可还没来得及说话,小年轻就说:“我女儿也是个好女孩。她是一个如此大的女孩。我还没见过她欺负任何人!如果你想欺骗我的柯宇,你不必捏一个软柿子,但你没有这门!”

楚凤春见两人噎住了,连忙过去劝说阿姨到一边,是道歉和送瓜果,这才勉强做到。

时间悄悄流逝,楚玉瞬间从小学毕业。这学期,罗清甚至比她自己更紧张。她早在元旦就已经决定上哪所初中了。她特别关心女儿的学习,每天的日程都排满了。只要这样下去,楚玉就能过上她理想的生活。

楚玉也很听话,只要是她的要求,几乎没有人做不到。

楚冯春害怕让孩子筋疲力尽,他也试图说服她。然而,在那个时候,绿玫瑰就像一只油炸刺猬。无论是谁挑了她来刺她,都刺了她。

这一天楚玉不知道自己为什么回来晚了,直到七点钟才回家,叫她看表没接。罗清担心她出了什么事,突然变了脸色,闷闷不乐地问道:“你做了什么?”

"某样东西"楚玉没有进门,僵持在那里。

“为什么?有什么事吗?”绿玫瑰又问了一遍,马上不等她回答,生气了,“你有什么事不接我电话吗?难道你不知道再过一个月你就要考试了吗?”

楚柯宇-科低下了头。"手表掉了。"

绿玫瑰不知道是被她的态度激怒了,没错还是有些原因,越说越激动,僵持在门口直接给了她一记耳光。(作品名称:scar,作者:Xi·施。发件人:每天阅读故事应用,看得更精彩)

点击[关注]按钮,首先可以看到这个故事精彩的后续报道。

© Copyright 2018-2019 bar-racine.com 侨英新闻 Inc. All Rights Reserved.